相关文章

旧成都的私家花园

来源网址:

在唐宋时期,成都就有许多私家花园,杜甫、陆游等大诗人都有赞咏私家花园的名句,如“黄四娘”、“花时遍游诸家园”等。清末,成都除了众多的私家花园外,所谓的公家花园也应运而生,如方正街的丁公祠(祀

四川总督丁宝桢)、贵州馆、武侯祠、望江楼、二仙庵、草堂寺。私家花园则有布后街的孙家花园、小福建营的龚氏花园、三槐树街的王家花园、东门外双林盘的钟家花园、草堂寺侧的冯家花园、青羊场的双孝祠花园等。民国时期,上述花园多不存在。抗战时期,一马姓川军师长为避日机轰炸,在城西北郊外辟建别墅一座,以姓为名,即称马家花园,沿习至今,后来修路,遂名马家花园路。

这里还有一段笑话。该花园后来成了某某宾馆,上世纪末,在经济大潮的鼓动下,为招揽生意,居然突发奇想在大门口高悬一块店牌:“五姨太宾馆”。谁知早上才将霓虹灯牌子竖起,便被媒体曝光,引来一片哗然,下午便不得不拆除,成了史上最短命的招牌。

有两家颇具特色的私家花园,一是双栅子街的朱家花园,一是南府街的黄家花园。

双栅子街的朱家花园,主人名叫朱良辅,因家境富有,人称朱财神。朱良辅又是位风雅人士,喜欢种菊,因此不惜重金招聘老花工(时称花儿匠)长年在家为其种菊。朱良辅家有菊花数千盆,种类繁多。每年秋季花开时,万紫千红,姿态各异。因系私家花园。主人一般谢绝对外开放,偶尔仅邀其亲友中的“高”人“雅”士前往品菊。间或有学画花卉的学子要求写生,也须经亲友介绍,才能进入他的菊圃。所以,知其为朱“财神”多,而知其艺菊家者甚少。据说,他的每棵菊根下部都要埋一个生鸡蛋,充作底肥,这是一般人难以办到的。何况数千盆菊花,这要多少蛋啊?这便是朱家花园的特点。朱财神虽然养尊处优,然而一说种菊,便不怕脏,不怕累,亲自动手与花工同劳作。

另一位就是南府街的著名中医外科医师黄雅亭。他的菊圃比起朱家的规模虽然要小得多,但花色品种却很多,而且每种菊花都经主人品题雅名,如“玉狮子”、“白玉带”、“粉松针”、“龙爪”、“凤尾”、“醉杨妃”、“玉手挑脂”……等,无不神似。因黄雅亭是中医名士,求诊者甚多,候诊病人在此时此刻可趁机游园赏菊,免去了不少的候诊无聊之苦,却又意外享受一份清香。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低碳,就是绿色疗法,于病人的伤痛已去三分,可谓“天赐良际”,这便是黄医师的一大特色服务。又因黄雅亭是外科圣手,擅长接骨斗隼,所以对嫁接菊花技术也十分内行,培养出来的品种日新月异,令人称赞不绝。文/王大炜

芳草居,专注于打造品位与实用相结合的私家花园! 期待为下一位有品位的您服务!